一個十九歲的小姑娘,在卡拉OK夜店消遣,竟招惹了離奇的怪病,親眼見到者莫不目瞪口呆。通過偶然機會,本觀為她解了一個劫,並且為她的人生指出了一條光明大道。可惜,事情峰迴路轉……

莊啟文所寫的這個令人沉痛的真人真事,告訴我們三世因果的嚴酷,假如人不自救,不但別人沒有辦法,即使神仙也無能為力。

天 律 不 由 人

壇生 莊啟文 (本觀義務法律顧問)

  從鄭媽媽手中接過Winnie的死亡證,心情沉重,久久不能言語。為什麼一個只得十九歲的小姑娘,生命是那麼短暫?十九歲應該是充滿活力的、朝氣勃勃的,是生命中最能迸發出光芒及色彩的時候,可惜這一切一切,都隨著死神的降臨而結束。難道真的應驗了那一句:「一生都是命,半點不由人」?

  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 壇主乩文道:「人生在世,轉眼雲煙,紅塵濁福,變幻多端。 (莊大律師) 好友鄭家故女,已魂歸金蘭道門玉霞修堂,  余代稟跪求 李師尊再三開恩。稚女純真,早得解脫,時空轉移,望其家屬,積善立德,節哀順變。來者各有因,其往果報故;世事已盡力,天律不由人」,清楚告訴了我們,Winnie去世之後目前的情況。對於  壇主的隆恩厚意,李道明師尊的額外開恩,我和鄭氏夫婦自當銘記於心。

 

染上怪病

  一九九九年初,經好友勞兄介紹認識鄭氏夫婦,讓我第一次接觸到不可思議的怪事。那時候,鄭氏夫婦正十分徬徨,他們的女兒Winnie自從與友人到過尖沙咀一間卡拉OK消遣回來後,便突然染上怪病,不時語無倫次,發出從未聽過的男聲,語調兇惡,常說:「我要帶走你的女兒!」之類的「怪話」。病情時好時壞,身體異常虛弱,雖然多次往醫院檢查,但都未能找出病源。由於病情古怪,加上他們知道那間卡拉OK的位置曾經發生過火災,奪去數十人命,他們開始懷疑女兒是被鬼魅纏身,於是急忙向多個宗教團體求助,希望能消除厄困。

  勞兄夫婦知道我是道教中人,亦知道我們道觀每年均有「紫霞施澤」超度冥界亡魂的法事儀式,於是求教於我。雖然我們道觀從未向外界提供過誦經服務,而我對這種怪事又半信半疑,但本著「助人為快樂之本」及「人皆有惻隱之心」的想法,我大膽地答應了幫他們這個忙。

 

嘗試誦經解厄

  還記得當時是農曆春節期間,金蘭觀已經停了乩,星期天壇生均不用到壇參拜。所以,如果要齊集壇生一起誦經,是有一定難度的,而且大家是否會願意參與,也是未知之數。更主要,是  祖師是否答應我們的安排。這方面,關主席通過卜卦求問,得到了確切的答案,可以進行。但雖然如此,有沒有壇生願意參加呢?我只好硬著頭皮向其他壇生提出要求。及後,我才發現我的疑慮原來是多餘的。大部分壇生了解過情況後,都自願參與,因為大家覺得這是一項功德,幫助別人,不啻幫助自己,故此十分踴躍。這件事充分地表現出我們金蘭觀上下一心、團結互助的精神,身為其中一分子,我很感動。我要藉此機會,再向有關的壇生表示衷心的感謝。

  在得到很多壇生們的支持和鼓勵後,我於是立刻通知鄭氏夫婦,並希望他們和女兒能盡快到本觀參拜。可是鄭氏夫婦卻似有隱衷,遲遲未有回覆。原來,鄭氏夫婦乃公道之人,他們恐怕金蘭觀會向他們收取昂貴的誦經費用,在未必能負擔的情況下,所以不敢回應。鄭氏夫婦的憂慮是有道理的,因為先前他們求助於別的廟宇,甚至一些宣傳可以替人做法事的神壇,但當中很多廟宇的主持和神壇的負責人,都曾向他們索取昂貴的法事費用。

  得知原因後,我才恍然大悟。對!在香港真的很難找到像金蘭觀這樣的廟宇。「不收費用?」「不會吧!」「完全免費?」「你不是開玩笑吧!」君不見很多廟宇都提供定額的骨灰龕、打齋、齋菜等收費項目,添香油和買元寶是「指定動作」。這樣一對比,金蘭觀的獨特之處,盡在不言之中!

 

怪事發生

  在我再三保證,本觀完全出於服務,而絕不收取分文之後,鄭氏夫婦帶同Winnie擇日到觀參拜。那天,我初次見到Winnie,她看來精神還不算太差,只是面色比較蒼白,身形嬌小的她,在大衣的包圍下,更覺楚楚可憐。我曾經聽說過被鬼魅纏身的人,是不能入廟參拜的,「光天化日之下,不會有什麼怪事發生吧!」我暗地裡對自己說。但說時遲那時快,只見Winnie在距離廟門不足一呎的範圍內停下步來,接著癱軟在地,不停嘔吐一些難看的綠色液體,聲調和神態也改變了,完全是另一個人的模樣,這是我一生第一次見到的怪異現象。在場的壇生當下馬上走上前「幫忙」,擾攘一番後,才把Winnie半拉半推的帶進廟內。

  進得廟來,我們把仍然身體癱軟,而神態、表情、動作、聲調都離奇古怪的Winnie先安置在一旁的沙發上,然後大家在關主席帶領下,一起集體靜坐,進入心神寂靜的狀態。後來關主席告訴我們,他在入靜的時候,用靈力與Winnie身上的異物「講道理」,進行「調解」,皆因所有怨靈必要看見欠債者受了應得的苦報,怨氣才能消除,故勸雙方行道,兩家也有好處,若冤冤相報,那有實質好處?現在我們誠心誦經,為「他」超拔,希望「他」能離開,同時又協議叫鄭氏夫婦日後要化寶一萬「大金」(約市值三、四百元的冥鏹)以作初步和解云云,我聽得有點匪夷所思,但誰知原來這事後來又引出另一段插曲,大家看下去自會了解。

  靜坐之後,我們全體和鄭氏夫婦一起先向 師尊、等上香參拜,到幾位 壇生扶著東歪西倒、口發怪聲的Winnie向 師尊、祖師參拜的時候,我看得直搖頭,心想一個人,一個小女孩的身體和樣子怎會是這樣的呢?真是聞所未聞、見所未見。

 

神奇的五花水

  誦經儀式正式開始,壇生們誠心分坐兩行,一齊誦念《心經》、《陰符經》、《孝經》及《北斗真經》等數遍,希望經文的聲音能夠直達天庭地府,消除Winnie的所有孽障。這時Winnie還是很疲累的躺在一旁的沙發上,臉色依舊蒼白,但當我們誦經完畢,捧了一杯誦經時奉於案上的五花水讓她喝之後,看著她的神態,開始變回正常,人清醒了,說話也不再亂七八糟了,可以起身走動,而且面色恢復了一點紅潤。這時候,大家都很高興,尤其是她的父母,不斷地向我們表示感謝。

  事後,Winnie對我說她很喜歡金蘭觀,因為她覺得這兒環境清幽,置身此地令她有很舒服的感覺。我聽了很高興,並告訴她說,金蘭觀永遠歡迎她,只要她把身體調理好,閒時在家多唸經文,情況應可得到改善。Winnie滿心歡喜地接過經書,關主席更建議鄭氏夫婦多做善事,多吃素,只有如此,才能助其女兒積德消孽。鄭太更對關主席說,如果女兒平安脫險,他日一定常來參師。

 

一段小插曲

  那天之後,勞兄夫婦告訴我Winnie的情況已比前好多了。能夠幫到人,我心裡自然格外高興。但當我以為此事要告一段落的時候,一天,突然收到陸副主席的來電,轉告關主席正動身與家人到日本旅行,但登機之前,特別委托陸副主席轉告我,說近日有「異靈」每每在他修真入靜時騷擾他,向他追討一萬大金,令他不能安心打坐。因為誦經那天,關主席曾代鄭氏夫婦向「異靈」承諾會燒一萬大金給它,以使其不再騷擾Winnie,他著我去向鄭氏夫婦了解情況。

  我當即去電追問,發現鄭氏夫婦真的沒有遵守承諾,於是著他們從速補辦。這事連同Winnie先前的許多不能解釋的怪異行為,好像是匪夷所思,但又真的實實在在發生在我認識的人和事當中,超越了我的知識領域和想像。當我靜下來細心思考,我便想通了:如果我相信有壇主、祖師、師尊等神靈的存在,那麼鬼魅的存在,便變得理所當然了。

 

壇主關懷勸導

  這一次之後,我很久沒有與鄭家通消息,我們都以為Winnie的事,已經得到解決。但是後來我才知道,她在會考試場中突然倒下,被迫放棄考試。醫生說她的頸椎出現問題,要留院觀察。我聽了很是擔心,由於當時金蘭觀的乩期已經恢復了,於是我叫勞兄勸他夫婦二人親自來壇請求壇主幫助。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,我陪同鄭氏夫婦向壇主求助,由於他們和Winnie都不是壇生,當時我們都只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上帖,想不到壇主竟作出回應,而且對他們關懷備至,乩文這樣寫道:

  「莊大律師好友鄭氏夫婦請跪余案:女兒反覆無常晴,時時叫聞痛苦聲,誠心向道得解脫,靈符送上自溫馨。再勞許副理事長備我壇靈符作法。」許副理事長即時呈上靈符,放在沙盤上讓 壇主作法,之後,著鄭氏夫婦帶回,佩帶Winnie身上。說來奇怪,Winnie帶了靈符幾天後,便平安出院了。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,Winnie親臨本觀,向壇主叩謝。壇主又降乩勸勉她,乩文如下:

  「莊大律師好友鄭氏夫婦既得師祐,喜見鄭□□平安到來參師,須知因果循環,絲毫無差,行善積德,以消孽冤,便是報本。」短短數句說話,壇主給他們一家,指示了一條脫離苦難的道路,但他們是否能夠感受壇主的苦心呢?那天Winnie很感動,對我壇當時的副佈道主任陸太說:「我知道我該怎樣做的了,往後,我會經常來金蘭觀參拜祖師的了。」

 

沒有實踐諾言

言猶在耳,可是,我卻再沒有在金蘭觀見過Winnie,她並沒有在健康的時候實踐她的諾言……。是什麼原因?我們不知道,但是,壇主語重心長提醒他們一家「須知因果循環,絲毫無差,行善積德,以消孽冤,便是報本」的話,顯然沒有被重視。而年輕的她,當然更並未明白她有這麼嚴重的病,是因為「因果」的「循環」做成,只有她和家人行善積德,才能消除那普通人不能夠知道的三世孽冤啊!

  在以後的幾個月,我再沒有Winnie的消息。一天,勞兄再告訴我,Winnie又病了,她近來時常頭痛,醫生懷疑她腦內有瘤……我自然是忐忑不安,於是再向壇主叩稟,希望加以庇佑。我的坐立不安,再得到壇主的眷顧,一九九九年八月八日,  壇主語重心長地在乩文中道:「賢徒博愛可嘉。好友鄭氏家事,前世因果,天律森嚴,己作己受,早知如是,何必當初?自然之道不可違,力之所及,隨緣樂助,祈  北斗星君格外開恩,盈縮之限,固然在天。以善化劫,添壽紀年,內裡細節,  星君案前,家人立願……。」 壇主顯然為了我,再嘗試向鄭家施以援手。當天黃昏,我與壇生楊德明親自驅車載鄭氏一家來壇,在星君案前讀誦「北斗真經」,並向星君許下他們的承諾,實行「三皈五戒」,用實際的行動來化解家族的因果災劫。

  然而可惜,大抵鄭氏夫婦和他們的子女,像一般片面認識神佛的人一樣,並不明白「天律森嚴」、「善德是輔」的道理,一直未能守諾實踐「三皈五戒」,以至蹉跎歲月。終於Winnie並沒有逃離原本命運的軌跡,她的病情愈轉愈壞。這期間我曾多次往醫院探望,每次Winnie都對我說,希望能盡快出院,到金蘭觀參拜,她更曾向鄭爸爸說自己是「金蘭觀的人」,可見她對本觀是有一定程度的歸屬感的。不過,Winnie始終未能完成心願,在沒有太多痛楚的情況下,悄悄地離開了最疼愛她的父母和親人,那天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。

 

離開人間

  Winnie的事再次證實了「前世因果」的存在,「自然之道不可違」。作為凡人的我暫時沒法完全參透天律的玄機,惟有努力修真行善,度己度人,為金蘭觀付出綿力,以報  師尊壇主這些年來對我的眷顧。

  離別當然是痛苦的,但一想到  師尊能格外開恩,讓Winnie能夠「魂歸金蘭道門玉霞修堂」,這也未嘗不是一種福氣和解脫。人生在世,生離死別在所難免,也是必然的定律。能夠在有生之年實踐夢想和志願,才能不枉此生啊!記得今年初電視上有一個電訊廣告,其內容及標語令我至今難忘,標語是這樣的:「生有限,但活無限!」 (英譯:LIFE IS SHORT, LIVE IT!)句中含意令人反覆思量,可以當頭棒喝!

  雖然Winnie已去世,但希望鄭氏夫婦能節哀順變,努力修真,行善積德。他日修成正果,定能於金蘭道門與愛女重逢。雖然Winnie死前一直記掛著未能實踐「我會經常來金蘭觀參拜祖師」的承諾,但死後能由  師尊收歸玉霞修堂,免去地獄輪迴之苦,亦算死而無憾矣!

【庚辰特刊主頁】   【主網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