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,對任何人都是難以接受的,何況是青春年華的少女。但在這幾年,我們目睹十九歲少女 (見「天律不由人」一文)的死亡,又見到本文女主角的離世,都告訴了我們一個嚴酷的事實,就是三世因果的循環報應,絲毫不爽。「若問前世事,今生受者是」,人生世上,沒有無緣無故的福澤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禍殃;嚴重頑疾,必是因果所致。只因為限於世人的淺薄,自己不能了解而已。若要避過災劫,只有謹守三綱五常,遵循五倫八德,多行善功,才能做到。


燭 光 淚 影

壇生  周俊華 (副文書主任)


一個人有幸生於世上,其實並不容易。歷世的因果、前生的業力,要達致一定的條件,我們才能生而為人,所謂「百千萬劫得人身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正因為這樣,我們每一個人,受到因果報應的牽纏,人生之中難免會碰到一些苦難。如果明白這是因果業力,設法行善積德,則苦難雖苦,對人未嘗不是一種磨煉。有人可以面對苦難,克服苦難,繼而突破成長;但亦有人被苦難困住,並於一念之間,做成更大禍患。

以下是一個令人傷心難過的真實故事,其中的教訓,值得深思……

不治之症

二十六歲的年華,本應是輝煌燦爛的歲月,但這位女孩卻被病魔纏擾,前世今生因果的無情,一次錯誤的決定,結果默默地離開人間,與她親愛的雙親、男朋友及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永別了。

1998年5月17日,我初次見到她,那天的天色灰暗,還間中下虓L雨。當我剛踏進金蘭觀大門時,一對夫婦迎荍琩姘L來,說已是第二次到觀來找我,希望我能為他倆的女兒做點事。坐下談話時,他們喚來了一位面容灰黑、精神萎靡不振,有點羞怯的女孩子。經一輪談話後,才知道這女孩是我前僱主(亦是一位中醫師)介紹來的,姓鄧,我們故且叫她小鄧。她一向已經體質潺弱多病,後來連月事也停了,知道健康出現問題,經身體檢查後,發覺竟然患了血癌。血癌,根本是不治之症,所以雖然她多方求診,但無論中西醫都屢醫不癒,自是當然的事。不過也許是她與道門還有點緣份,故此能夠來到金蘭觀。

這對夫婦對因果報應的道理一無所知,小女孩更不用說了。我向他們細心解釋了「小病失調,重病前因」的道理,還向他們介紹了《地獄遊記》、《活獄現形記》這兩本好書,試圖讓他們知道「病」的原因,及正確治療「因果病」的方法。我告訴他們問題的根本,是應多注意自己的品行,多行善舉及佈施、齋口齋心,如果能多來本觀修真及為壇服務,對病的康復肯定更有好處。看得出,他們對於因果報應、行善積德等事,一時間還未能領會及接受,顯得有點茫然。

雖然處身道門,他們還是未能相信有神仙的存在,但重病在前,心中自然又希望真有神仙,並能獲得即時的神蹟,馬上將病魔解除。我只好帶他們三人到正殿,讓他們觀看扶乩,稍作解釋,也提示他們可以在壇前許願。他們站在一旁,慢慢觀察。也許是他們的福份,那天是 呂純陽師尊降乩,不久更指導我們修真,他們三人也有參與其中,初嘗 師尊的恩澤。後來有觀內兄弟向他們介紹認識本觀陳副主席,以後她便到陳副主席醫務處求醫,而我因在醫務所堥顜U處理事務,故往後的日子堨蝐`常見到她。

出現奇蹟

治病的開始,小鄧很聽從陳副主席的指示服藥及練習氣功,本觀乩期亦常來修真。1998年6月14日,  龔壇主在降乩時指出:「壇生善信須多來壇參師,修真行道,則雖不求神,其福則不求而自來。」乩文的玄機,很快在本觀的廟地官司後得到印證。此場官司於1998年6月18日起,一連三個工作天在高院作司法覆核,小鄧與另一患腦癌的好友黃善信,三天堻ㄕ釵C席旁聽。之後的6月28日,  龔壇主對此善行加以肯定,並對小鄧及黃善信給予鼓勵:「你倆既真誠求道我金蘭,且熱心觀務,請張副總務主任速備金霞丹一打於余案作法符號。每人獲賜六盒,黃善信可於子時服用;鄧善信可於午時服用,自能得癒。」壇主所賜的藥物效力很大,由於正氣驅趕邪氣,小鄧服藥後有很強的反應,頭痛得很利害,幾乎難於忍受。7月5日,  龔壇主在乩文中指出:「正邪搏鬥爾身心,袪去病魔方能安。修真為要。」並再為小鄧及黃善信加持,經過  壇主這次的加持後,小鄧頭痛的情況大大減輕。

不久,醫院為小鄧所作的檢查報告,竟然出現了奇跡,身體完全康復。接著7月19日的乩期, 龔壇主亦對她的康復加以鼓勵,並作了重要的訓示:「喜脫病魔之爪,期修真立功,小心飲食,是所至囑。」8月16日, 龔壇主為包括小鄧及黃善信等在內的五位壇生加持的時候,語帶玄機:「各有所求,各有所得,精有精得,笨有笨得,願保不失。」乩文含意,非常玄妙,但是有一點可以看得出的,便是暗示不要自以為聰明,否則聰明反被聰明誤,是會連累自己的。9月6日,小鄧與他的男朋友得到壇主的恩准,終於加入成為本觀壇生。這時候的小鄧,跟我初見她的時候,完全判若兩人,只見她面上透出光采,膚色紅潤,一副青春健康的樣子,與我初見她時活像卅多歲婦人的模樣,真有天淵之別。

忘記根本

有些人對於自己所得到的太容易,往往不會珍惜,甚至忘恩忘本;也或者年紀太輕,沒有意識到自己前世因果的沉重,現在沒有作過什麼付出,就輕易的獲得意想不到的結果,以為是理所當然。小鄧的情況就是如此,試想想,若不是相當重的業障,何以會患有血癌這樣嚴重的不治之症呢?成為壇生,是 祖師給我們機會,讓我們多一些條件為道門立功,但這樣並不等於我們的前世因果,已經一筆勾銷。可惜身體好轉後的小鄧,完全不明白這個道理,雖然康復後初時也有到觀,但絕少主動為觀做點事,更老喜歡在開乩後跑到外面,間或做一點運動,但更多是與別人閒聊,壇主訓示她「修真、立功」的話卻拋諸腦後……。於是不久,她的身體又開始不適,問題漸漸浮現。

因為身體越來越差的緣故,小鄧懷疑是不是其他方面有問題,便邀請本觀精於術數的陸副主席為她的家居視察風水。陸副主席認為她的房間固然風水甚差,即時為她作了些風水佈局及提點,但最重要的意見,還是提醒她要常常到金蘭觀,要修真和立功德。因為成為壇生後,她是愈來愈少到觀了。可惜對陸副主席的意見,她只是敷衍一下,就沒有再說了。

之後,我跟小鄧見過一面。那一次我陪了小鄧去取身體檢查報告,豈知報告當中,所有的指數都幾乎回復到以前最差水平。看到報告之後,小鄧很驚恐,也很擔心,當時我安慰她一定要靜定,還說  壇主之前曾經令她回復健康,今後也是可以的!但最要緊是她一定要努力積德,佈施行善,更要常常到觀參師,千萬不要忘本。她唯唯諾諾,只推說她的家人及身邊的人給她很大壓力云云……

後來幾次乩期,她不是推說有感冒,就是其他的原因,沒有來觀。後來得知,她到處去拜訪名醫,甚至跑到了肇慶。看得出,  龔壇主對她的表現非常惋惜,在一次乩文中暗示:「魔難之考,謹慎道德。道德親天,卻病延年,病魔雖多,陰德消籮。修真之仕,病魔侵擾,徘徊迷途,未能自拔,道心未堅,起伏不定,意志沮喪,無所適從。壇主雖未指名道姓,但弦外之音已很明顯。小鄧從肇慶回來,服了名醫的藥後,病情急轉直下,常常發高燒,身體免疫能力降到極差水平,及後更一度住進浸會醫院深切治療病房。10月11日,  龔壇主在乩文中慨嘆,所形容的情況,可以想像就是她的寫照:「世態炎涼,人心善變,真偽不辨,盲從瞎隨,左東右西,自命不凡,標新立異,自尋煩惱,自討苦吃,令人感嘆……。壇生善信,道力淺薄,不堪考驗,臥病在床,入院觀察,深切治療,痛苦淒楚,祈神求祐,悔不當初,一念之差,再墮活獄,聲聲哀嘆。

深刻教訓

1998年11月3日,我沒想過的不幸消息突然傳來,小鄧於三天前告別塵世,據她家人透露,致死原因是痰封住呼吸管道所致。11月7日,本觀多位兄弟姊妹出席了小鄧的追悼會,會場上擺置蚆L簇潔白花朵,案前一對白色蠟蠋,火光搖曳。燭旁蠟淚,猶如為人生的苦痛而哭泣。大堂燈照,燭影投到遺照上,蠟上燭光,空嘆只給相中人幻影,好比唏噓的人生,空白走一場……

人身難得,生而為人,本當好好珍惜,設法消弭因果業障,以為自己、為家人積一點福德;更何況,有機會得聞大道真理,受到 師尊壇主的愛護照顧,前途可說一片光明。然而,糊塗的思想、錯誤的決定,左搖右擺、自以為是,不聽忠告,雖說有關於因果,但也是自己人為做成,終於落得人生旅途上一個悽涼的結局。

尚算幸運的是, 龔壇主對小鄧非常慈憫,已向 呂純陽師尊李道明師尊盡力懇求,使她免卻輪迴之苦,可以寄身於 李師尊的玉霞修堂,先積一點功德,將來二百四十年後,再生為人,重新報還 師尊的恩澤。關於這件事,是 龔壇主1998年11月8日在降乩時透露給小鄧男朋友知道的,乩文道:「今寄言壇生陳□□,故愛已魂歸玉霞修堂,免墮輪轉之輪,  余代感恩金蘭道觀二位  師尊德澤。廿紀之後再進道門,修真立德,效忠金蘭,便是報本,望其早登道岸……」。各位讀者,人身難得,大道難遇,樂土難再,好好珍惜眼前,為自己、為家人子女,為將來,做一點實事吧。

 

【庚辰特刊主頁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主網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