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病魔纏身,為人子女除了傷心難過,就是要克盡本份,加以照顧。作者由侍奉父親,而體會到修真的重要,勸勉讀者看透人生,平時愛惜自己的身體,不要等走到盡頭時,才感到後悔。文中充滿孝順父母的淡淡哀愁,情意懇切,讀者寧不心動耶。

人身難得   早日自修

壇生  賴振平 (副文書主任)

我懷著憂心忡忡的心情,寫下這篇文章,無非希望大家,由今天起好好珍惜我們這個身軀,及早修真,不要白白讓「她」在不知不覺的歲月中逐漸衰老,最後溜走逝去,白雲蒼狗,他朝後悔莫及。

父親再次中風

我憂心的是我的父親,他已經因為中風而臥床好一段時間了。我侍奉在身邊,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乾癟的臉容,心堣d般的難受……回想以往,父親為了維持家計,日夜操勞,身兼三職,難得他一直都是那麼樂天知命,從來沒有自怨自艾,臉上總是掛著嚴肅的慈祥。然而,歲月似水流年,以前活躍勤快的父親,近年來體力已大不如前,眼看著父母兩鬢一天比一天的花白,走路一日比一日的龍鍾,逐漸的腰弓背蹙,我心中真有說不出的惶恐,害怕一天他們終會捨我而去……。

那天,五月七日下午,父親坐在家中看電視之際,突然感到頭暈眼花,手腳乏力,我心知不妙,馬上召救護車將他送到東區醫院。經過一輪診治,醫生斷定父親再次患上腦血管栓塞引起的中風,而且病情對比十一年前的那次嚴重,右半身可能癱瘓。父親已是第二趟患上同樣的病,上次幸運地,他很快康復過來。但多年來父親長期抽煙,飲食習慣也沒有改變,所以今次父親再度抱恙,我知道奇蹟不可能永遠伴隨。就像父親躺在床上,竭力試圖舉起右手,一個在正常人眼中非常簡單的動作,已足以令父親淚水盈眶,因為他的右手已經不受指揮,雖然我勸他不要焦燥,安慰著他說治療後是可以逐漸慢慢恢復過來的,但我內心又何嘗不知要康復是談何容易,所以心中更是多麼的惴惴不安。

珍惜人生

祖師時時刻刻在乩文中苦口婆心勸告我們:「人身難得」,要珍惜「今生」這個機會,努力修真。對此,起初我很難理解,但到了今天,我真的意識到這個顯淺的道理:一個正常人舉手投足都好像理所當然,做什麼動作都可以隨心所欲,但是假如有一天,連一個簡單的舉手動作都不能做,起居飲食、大小二便都要依賴別人的時候,還有這個理所當然嗎?

有人說人生悠悠百年歲月毋須焦急,今天不開始,還待有明日。不過,人生歲月如白駒過隙,如果到了油盡燈枯或痼疾瘁痿的時候才來醒覺,開始修真,恐怕已力不從心。當年曹操慨歎人生苦短的話,是何等的悲涼: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。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」我們營營役役、忙忙碌碌地為口奔馳,為幾許工作煩憂、為幾許是非怨憤、為幾許錢財執著,其實這一切平時看得如天塌下來般大的事情,一旦當躺在病床上的時候,誰還會記住,為這些瑣事糾纏不清呢?今次父親突然其來的病患,對我尤如當頭棒喝,令我驚覺人生的短暫和無常。

離苦得樂的真道

道門勸人修真, 師尊常常慨嘆世人「明明白白修真路,千千萬萬不肯修」。可是有人誤解,以為修真可以達致肉身的長生不老,以便好好享受,而當明白修真不是這種的法門,於是產生疑問,為什麼要修真?他們不知道,修真是脫離苦海、脫離輪迴的唯一路徑,是真正的解脫。所有的仙佛,莫不由修煉而成。我們無時無刻面對著形形式式如金錢、物質、情欲等等的誘惑,由小到大,如果任由自己身不由己地生活在這囹圄之中,用有限的生命追逐無休止的欲望,那必然耗盡一切,最後死路一條。修真尤如在茫茫的塵埃中灑下點點的甘露,洗滌和淨化自己的心靈,這些甘露並非由誰施予,而是從修真靜悟之中放下一切,自我省覺得來的。因為這種醒覺可以令我們逐漸在迷迷惘惘中抽身而出,慧眼看世情,瞭解人生無常,知道有限的生命不單是?了爭名利富貴而存在的。有一首我喜愛的詩是這樣說的:『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封鎖,如今塵盡光生,照遍山河萬朵。』修真就是渴求塵盡光生的一天,誰願意永遠被塵勞封鎖呢?

報劬勞盡孝道

父親今次的病,使我感受良多,為人子女者,承擔照顧父母完全責無旁貸。無論父親的病情如何,我一定會承擔照顧的責任,以報答父母的劬勞。試觀今天有多少為人子女,對父母的疾病竟有人不聞不問,完全不去承擔照顧父母、回報父母的責任。祖師經常點醒我們,孝是百行之先,當然要做到真正的孝道,並不單在經濟物質上盡了責任便算。如果還能檢點自身及力行善舉,立身行道,從而達到感化及教化他人,那便是更大的孝,所以修身立德是真孝之根本。

肺腑之言

如果不是踏足金蘭觀,我恐怕今生都在渾渾沌沌中渡過,得蒙祖師及仙佛通過乩文的教育,使我知道原來人生有許許多多的大道理,而且有許多真理就放在我們的跟前,可惜我們的眼睛被其他的東西遮蔽,我非常幸運地可以在金蘭觀認識人生、省悟自我。

我真的期望大家可以早日覺悟人生苦短,珍惜每一分每一秒,快來與我們一起修真修身,行善積德,瞭解更多人生的真諦。莫到了人生的盡頭才知道人生的寶貴,生命的短暫。

 

【庚辰特刊主頁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主網頁】